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>老年生活>>夕阳风采
我那革命一生的父亲
发布日期:2016-12-13

  来源:处州晚报

  1927年5月,父亲出生在永康西溪的一个小镇,家有爷爷奶奶、大姑、二姑和父亲。原本爷爷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打铁匠,技艺超强,赚下的钱购置了两亩多地,家境还算不错,不幸的是,就在父亲出生不到两岁的时候,爷爷因故去世。留下了30岁刚出头的奶奶和3个未成年的小孩,一家人就像天塌下来一样,顿时陷入昏暗的困境。

  父亲在当地是个外姓人,加上从小没有了爷爷的呵护,常常被人欺负。有一年奶奶和大姑辛苦种下的稻子要收获了,为了抢收、抢种,就请了村里的壮劳力收割,头一天晚上一点多奶奶就起床烧菜做饭,为的是赶早,让大家早出工、早休息。没想到好菜好饭招待十几个帮工,酒足饭饱之后到田间一看,两亩多地的稻子一夜之间全被偷割完。由于是夜间盗割,遍地都是残留的零星稻穗。事后盗贼内部透露,做出这种丧尽天良、缺德事的正是那十几个地痞帮工。前半夜偷盗,后半夜却在享受奶奶烧的美餐……

  远在外地教书的父亲,受学校进步思潮的影响,秘密和地下党有了接触,在1948年3月份参加了由应飞领导的金义浦游击中队(后改编为浙东人民解放军第六支队)。记得父亲告诉我们,刚参加游击队那会他们的生活用品都是背在身上的,除了被子衣服等生活用品外,有一样东西非常重要,那就是脸盆,早、晚用来洗脸、洗衣服,一天三餐用它烧饭,可见当时的生活是多么的艰苦。为了迎接全国的解放,剿灭国民党的残余武装,在一次俞西头下寮村的剿匪战斗中,父亲表现突出,击毙了一名匪徒,立了战功,受到了嘉奖并火线入党,被破格提拔为分队的副指导员,为了纪念他的贡献,浙东六支队的纪念碑前至今还留有父亲的镀金脚印。之后,父亲为了配合全国的解放,实行土地改革,部队非常需要识字有文化的妇女做好这项工作,于是动员新婚不久的妻子一起参军,让妈妈也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。不久全国解放,新中国成立,父亲、母亲也从金华调到省军区独立师政治处秘书科。

  1978年,父亲从部队的岗位上转业了,本可留在杭州与家人团聚,却选择了去相对贫困的山区丽水县,任县供销社副主任。从部队到地方,环境变了,条件变了,业务又不熟悉,父亲骑着一辆自行车,跑遍了20多个农村基层供销社,足迹踏遍丽水乡村的山山水水,认真调查研究,细致分析了解情况,解决工作中出现的问题。父亲在任的那几年,丽水供销社是有史以来发展最辉煌的一段时期,创造一个多亿的业务量,这在当时是非常了不起的业绩。为供销社的事业发展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  1985年父亲离休后,回到杭州江干区采荷定居,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,与母亲一起做起小区居委会的工作,一个担任主任,一个担任书记,把小区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,可以说小区居民的每一幢房子,每户家庭,他们都走访过,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,调解邻里纠纷,劝解夫妻矛盾。母亲是学医的,小区里的居民有些头痛脑热的,伤风感冒的,打针等,只要一个电话,母亲就及时登门,每天不知道要跑多少遍楼道,为大家免费服务,真正做到了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由于工作出色,父亲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,被选为江干区人大代表,母亲被选为杭州市人大代表,报纸、电视台曾报道过他们的事迹,真正做到了老有所为,为人民的事业发挥余热,鞠躬尽瘁。父亲2010年12月26日在上海病逝,享年84岁。

  从小父亲在我们子女的心目中,是一个刻板、严肃、又直、又倔、又“傻”的人,不苟言笑。生活勤俭节约,衣着朴素,始终保持着部队的生活作风,平时穿着都是一身旧军装,解放鞋穿了若干年还舍不得丢。家中的每样东西都有它不变的摆放位置,春夏秋冬衣服都要归类,打开衣柜,整齐划一,折叠摆放有序。在我们成年后,才慢慢地理解了父亲诸多的“不可理喻”,才认识到父亲很善良、很可爱。在他身上有种难能可贵的品质,那就是朴实做人、认真做事、与人为善、注重亲情、默默付出、不图回报,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,时时处处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。父亲虽然已经病逝好多年,但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,却随着这点点滴滴的回忆,和母亲的深情诉说,变得越来越高大,越来越亲切,父亲虽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遗产,但他留给我们的那种难能可贵的品质,足够我们享用一生。

  (市区 黄振法 62岁)

  

(  责任编辑:老龄委)
【打印】   【关闭】
主办:丽水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:丽水市花园路1号(行政中心11楼) 浙ICP备13023565号
技术支持: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