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>老年生活>>夕阳风采
山里人家
发布日期:2016-12-09

  来源:处州晚报

  我舅舅家是单门独户的山里人家。山里人的生活环境、习性等与我们有很大的不同。我最不喜欢在舅舅家过夜,一是气味。山里人的房子里、床席被子等,都有一股说不清的浓浓的异味。二是声音。山里非常寂静,尤其在晚上各种各样的声音非常扰人:一个晚上都有不同的鸟啼声,春夏有各种青蛙的鸣叫声等等。三是洗脸。舅舅全家,加上客人,同用一块面巾。还有他家的狗和公鸡我也非常的惧怕。

  尽管这样,我还是经不住山里的各种诱惑,向往舅舅家。最吸引人的是一年四季可采摘食用各种水果和野果。春天的樱桃、各种桃子、枇杷,各种野草莓、甜球、茶挂(山茶桃)等等;夏天有梨子、毛桃等;秋冬有柿子、香榄(一种柚子)、乌饭、毛楂、藤梨(猕猴桃)等等。其次是水。舅舅家的食用水是用水笕引到家的山泉。一年四季,水缸上的竹笕总是叮叮咚咚响个不停。水质清冽,甘甜可口。除了大冷天,我们到他家,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喝水,用木勺舀起,咕咚咕咚地大喝一气,沁人心脾。夏秋间,他家烧的凉开水也别具一格,都要在开水里放进蒲化(薄荷)叶,清香消暑。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毛竹笋、石竹笋、山笋。我小时候,一到他家,见笋就挖,使得舅舅、舅妈颇有微词。

  他家的院子和房前屋后,春夏秋冬几乎都有鲜花开放。在集体化时期,简直是世外桃源。生活水平高于附近村庄。“富在深山有远亲”,那时宾客盈门,大多为的是填填早已空乏的肚皮。改革开放后,其他地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衣食住行等各方面日新月异,而他那里则春风不度,门庭冷落。2000年左右,舅舅一家告别了几乎住了一辈子的山里,过上了新的生活,但他总觉得不习惯。经常回去,重温原来的生产和生活方式。

  (缙云 陈喜和 62岁)

  

(  责任编辑:老龄委)
【打印】   【关闭】
主办:丽水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:丽水市花园路1号(行政中心11楼) 浙ICP备13023565号
技术支持: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