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>老年生活>>夕阳风采
中非见闻:会飞的鸡
发布日期:2016-11-11

  来源:处州晚报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中非共和国仍处于“刀耕火种”的原始农业,但养鸡业相当发达,一批颇具规模的养鸡场,源源不断地向市场提供肉鸡。我们食用的鸡是从中非前总统达科的养鸡场购买,其价格与青菜不相上下,这些鸡都是法国的良种鸡,长肉快,个头大,但肉质较粗,没多久就吃腻了。后来,中非工人告诉我们,当地农家养的“非洲鸡”,味道比鸡场养的“饲料鸡”好得多。于是,我们到附近村庄买了几十只“非洲鸡”,这些鸡个头不大,每只约1公斤左右。宰了几只试试,果然肉质细嫩鲜美,是“饲料鸡”无法相比拟的,我们将剩余的鸡关起来,养着慢慢享用。

  第二天是星期日,轮到我烧饭(每逢星期日由组员轮流烧饭让厨师休息),大清早,我到鸡棚捉鸡,谁料鸡棚里的鸡已无影踪了!我们的鸡棚是用二米多高的木板严严实实地围起来的,别说是鸡,就是老鼠也难钻出去,它们到哪里去了呢?

  “难道被黄鼠狼抓走了?”“被人偷走了?”

  我站在鸡棚前发呆。

  “老刘,不好了,‘非洲鸡’把苗床闹了个翻天覆地。”蔬菜专家老王怒气冲冲地说。

  跑到菜地一看,我们买来的“非洲鸡”,正在欢快地觅食。它们伸出利爪,刷刷几下就把嫩绿的西红柿苗、青菜苗抓得东倒西歪,有的连根拔起。于是,我们全组出动,东追西赶,跑得满头大汗,它们才钻入稻田里,一只也没抓着。

  夜幕降临,大地一片漆黑,非洲鸡总该归窝了。然而到鸡棚一看,这些野惯了的非洲鸡一只也没有回来。我们不能眼看着它们成为黄鼠狼的美餐,只得打着手电筒到处寻找,可连鸡的影踪也没见着。还是中非工人为我们指点迷津:“都在树上了,往树上找吧!”我们茅塞顿开往路旁的芒果树上寻找,果然“非洲鸡”都蹲在树上睡大觉,我悄悄地爬上树,把它们抓了下来,关进笼子里,再也逃不走了。

  中非地广人稀,每平方公里只有5人。一幢幢矮小的茅草屋,错落在绿树丛中,村前屋后就是茫茫的原始森林。老鹰、野猫、黄鼠狼、毒蛇等天敌经常出没,防不胜防,对非洲鸡的生存造成很大威胁。为了躲避天敌的侵袭,当地居民将小鸡养到羽翼丰满后,就把它们捉到树枝上训练跳跃、飞翔的本领。白天,成群结伴活动。一到夜晚,就展翅上树休息,从不设窝,这是它们在生存竞争中练就的本领。这“空中鸡窝”既安全,又通风凉爽,真是理想的“住宅”。因而“非洲鸡”特别善于跳跃飞翔,我们那2米高的木板,自然无法阻挡它们了。

  这些爱上树的“非洲鸡”,吃起来略带山珍野味,味道特鲜。中国有句俗语:“宁吃天上三两,不吃地下一斤。”这“非洲鸡”,可说是介于天地之间的珍肴了。

  (市区 刘梦熊 81岁)

(  责任编辑:老龄委)
【打印】   【关闭】
主办:丽水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:丽水市花园路1号(行政中心11楼) 浙ICP备13023565号
技术支持:浙江万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